山村案 警营小话剧--山村小案

来源:计划方案 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7:25:52 点击:

警营小话剧--山村小案

时间:深秋的雨夜

地点:亚财家。

人物:亚财:30岁。

秀芳:亚财的老婆,28岁。

财妈:约六十岁。

[幕启:农村家庭简单布置:几张木椅、饭桌、电话机。]

[亚财蓬头垢面、满脸胡须、狼狈不堪地上]

亚财:(低声)妈,是我,亚财呀。

财妈:谁呀?来啦。

财妈:(开门,吓了一跳)你是谁?

亚财: 妈,是我。

财妈:你怎么变成这个鬼样了?回来就好了,都急死妈了。都湿透了,快换衣服吧。

亚财:得了,我自己来吧,秀芳呢?

财妈:睡了,这些天,天天在哭。这些日子你跑到哪里了?

亚财:跑上山了,这十几天,就躲藏在后山的那个废置工场,饿了就下山偷点番薯,玉米之类的东西充饥,简直是一个老鼠。秀芳,她没事吧?

财妈:唉,都快生了,你又出事,能不急吗?

秀芳:妈,是谁来了?

亚财:是我。

秀芳:你这没良心的可回来了,我以为你已被人拉去打靶了。

亚财:我没事。

财妈:你换了衣服,再吃东西。

亚财:嗯,什么都行,填饱肚子就行了。

秀芳:这个家都不象样了,你看我们都快疯了。我给你找点吃的(转身入厨房)。

财妈:亚财,你回来就不要走了,明天到派出所去,将事情说清楚,争取从宽处理。

亚财;我是回来看你们,收拾点东西就走了。

秀芳:你又要走?我都要生了。那里也不要去了,我要你陪我。

亚财:不走不行呀,公安在找我。

财妈:妈都知了,王所长都跟我说了。

亚财:(神色慌张的望下窗外)公安来过了?我得赶快走了。

财妈:别急,你听我慢慢说。

秀芳:(愤怒)你这死鬼,最好是走了就不要再回来。(秀芳把一碗面条放在桌上)吃吧,吃饱了给人拉去打靶也做个饱鬼。

亚财: 我不能坐牢呀,去年二狗不是也打伤人吗?后来给王所长抓了,现在还没有坐完牢。

秀芳:(哭泣)你看都什么时候了,妈,你还要……

财妈; 王所长亲自来跟我说了,事情不是你想得那么严重,现在亚祥都出院了。他只是轻伤,王所长说我们把药费赔了,是可以调解的。二狗那是抢劫伤人,性质不同的。

亚财:我不信,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。

秀芳:你是不是想我死了,你还管不管这个家,你还管不管我?

亚财:妈,为了这个家,我就是不能坐牢呀。

财妈;(低泣)都是我不好,你爸又死得早,我没教好你,这下可害人了,你这股牛劲,做什么不好,你却用来打架。

亚财:(烦躁不安地)你们都不要哭,妈,是亚祥他太欺人了,我说那事是等村干部来处理,他就不听,要拔我种的树,我去阻止他,他就打我,是他打了我,我才还手,谁知出手重了。

财妈:这些王所长都说了。

亚财:王所长怎么说?

财妈:他说,经过了解,那天的事亚祥也有错,但你把人打伤了,就得接受处理。

亚财:那我一定要坐牢了?

财妈:王所长说了,这次是邻里关系的纠纷引起,可以从轻,但你一定要回来才能结案。

秀芳:妈,如果亚财真的要坐牢,我怎么办?

亚财;他可能是骗我回来的,你不是说生不入衙门,死不入地狱吗。我想我还是躲藏比较好。

秀芳;(抚摸着肚子低泣)你难道不想亲眼看到我们的儿子出生吗?

财妈:你去得哪里?王所长都说了,现在科学技术很发达了,你跑到天涯海角,都会有公安抓你回来的,到时真的要坐牢的了。

亚财:你凭什么信他?

财妈:他这么好人能不信吗?

亚财:你怎么知他是好人。

财妈;你看那些奶粉(指着桌面上的几瓶奶粉),是人家专程送过来的。他本是来查案的,见到我们家里这情况,就跑到县城买回来的。

亚财:(犹豫不决地)那……

财妈: 那什么?那天他过来我们家了解情况时,你老婆刚巧晕了过去,我一个人不知怎么办,王所长二话不说,用车将你老婆送到医院捡查,后来,知到没事,只是缺少营养,就买来奶粉。唉,真是好人。

[亚财:双手抱头蹲在地上。

财妈:后来,就叫你舅父将那坛老酒送过去,王所长死硬不肯收。他说现在公安有五条禁令,不能喝酒了,更不能收礼,你舅父只好拿回来了。

亚财:(疑惑)是真的?

财妈:妈会骗你不成,还有,亚祥住院时,他家人来闹过,也是王所长耐心做了他家人的思想工作,现在都没什么事了。你看年代都变了,做官不收礼还要送东西给老百姓,还帮犯罪的人说好话。这不是好人,这样的人能不相信?

亚财:如果我真的要坐牢,秀芳要生了,怎么办?

财妈:瓜熟蒂落,家有我在你不用担心,我生你的时候你爸也不在我身边。

亚财:妈,秀芳身体不好,有什么事要马上送去医院,不要在家生孩子,在家太危险。

财妈;(拿出一张纸)这是王所长给我留下的电话,他叫我有事就打给他,不管是什么时候。

亚财:(拿来看)我真的是错怪了人家。

秀芳;你还是别去自首,躲藏下,等到我生了再算吧。

亚财;我真的很担心你,都怪我一时冲动,不就是几棵树苗吗?拔了再种,那个亚祥也是,从小玩到大,我也不同他争过什么,那块地一直都是无人要的,我一上种树,他硬说那地是他家的。他如果好好跟我说,我让给他也没关系。要不是他先动手打我,我也不会还手,我更想不到会打到他住院。

财妈:孩子,你就委屈点,去自首吧。受点苦,把事情解决了。

亚财:妈我不怕苦,我就怕你们受苦。要不,秀芳你跟我一起走,让我照顾你。(伸手去拉秀芳)。

财妈:快放手,你们不要这样,这样会动胎气的。

秀芳:哎呀(秀芳捂着肚子呻吟)。

亚财:(大惊失色)秀芳,你觉得怎么样了?

财妈:不好了,都是你做的好事,一定是动了胎气。现在是深夜天又下雨,该怎么办?

秀芳:(满头大汗)哎呀……痛死我了。

亚财:妈,送医院…送…送医院……

财妈:还不打王所长电话?

亚财:(搔头)打王所长电话?不是叫我自投罗网。

财妈:人命关天,你还等什么?

亚财:(犹豫)我……

秀芳:(有气无力)衰鬼,你还等什么?听你妈的话吧。

亚财:(心痛的看着秀芳,走到电话机前)妈,我想清楚了,我听你话。我找王所长说清楚,就算坐牢,我也去。还有是把耕牛买了,把药费给亚祥送过去。

财妈:(俯身安抚秀芳)得了,你还信不过妈。做人得要有良心呀,你不能拍拍屁股跑掉。人家可是所长呀,我们凭什么要人家对我们这么好?亏你还犯了法。

亚财:(拨电话)喂,王所长吗,我是亚财……

(警笛响起……)

[剧终]

推荐访问:

上一篇:D.o_Ë«»É£º¡¶ºØÐÂÄê¡·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Copyright @ 2013 - 2018 公务员文库_问题咨询_行测技巧_申论技巧 All Rights Reserved

公务员文库_问题咨询_行测技巧_申论技巧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-75